“今天也要好好學習、多多‘投食’哦。”這是B站UP主葉子先生醬(下稱葉子)最喜歡的開場白。每周五和周六晚上,葉子會花一個半小時做直播課。她總會精心打扮一番,有時戴大蝴蝶結,有時夾小熊發卡。

  這位看上去熱愛ACG(即動畫、漫畫、游戲)文化的少女,其實是位日語老師。她在視頻彈幕網站嗶哩嗶哩(下稱B站)擁有40.3萬粉絲,課程視頻總播放量超過734萬。

  在以二次元、ACG文化為主導的B站,形成了一股學習風潮。官方數據顯示,過去一年已有1827萬人在B站學習,人數是2018年高考學生的2倍。

  用戶變UP主

  從ACG社區培養出正經的學習氛圍,這個轉變讓B站自己都有些意外。

  B站最早是一個基于興趣愛好分享的社區,聚集了大量熱愛ACG文化的年輕人。2019年第一季度財報顯示,B站月活用戶達到1.01億,日活用戶數量3000余萬人。其中,18歲~35歲用戶占比達到78%。

  這群用戶興趣頗為廣泛,在B站形成約7000多個垂直興趣圈層,學習類視頻也在悄然崛起。從中小學生學科輔導,到外語、考研、考公培訓,再到各類軟件、樂器、編程語言教程,B站成為不少年輕人獲取知識的在線課堂。

  長期“泡”在鬼畜區和電競直播區的周琳(化名)告訴界面教育,她當初想從自動化專業跨界證券領域時,第一反應就是在B站搜索學習資源。“這里資源很豐富,我已將它當作搜索引擎使用。”她說。

  彈幕文化也給用戶的學習體驗帶來趣味感。在B站上完整套考研政治課的姜杉(化名)稱:“一個人上課挺無聊的,時不時有彈幕會調節一下氣氛。”彈幕雖然不是B站獨創,但姜杉認為B站平臺的彈幕更為有趣,評論質量也高。

  這些20歲左右的B站重度用戶自發組建了學習社區。他們是觀眾,也可能搖身一變成為貢獻原創內容的學習UP主。

  葉子本就是B站的重度使用者,每天中午會伴著平臺里的視頻吃飯。2015年葉子從老東家滬江網校離職,憑借在業內積累的人氣,她收到不少平臺機構拋來的橄欖枝。但機構對簽約教師有更新頻率、廣告宣傳上的約束。權衡之下,葉子放棄穩定收入,選擇在B站自主運營。“從草根博主做起,更自在些。”葉子說。

  與葉子不同,還在日本留學的UP主Jannchie見齊(下稱見齊)并沒把在B站教課作為職業,他的“教師生涯”更接近玩票性質。

  見齊在B站上曾陸續學過英語、日語和編程等課程,由此也萌生自己做視頻的念頭。他的成名作是一則展示百年間世界各國GDP如何演變的數據可視化視頻,播放量達89.9萬。當時評論區里有不少留言詢問他視頻的制作過程,見齊索性做起數據可視化和編程語言類的教程。

  漸漸地,他感受到當老師的巨大成就感:“會有很多人崇拜你,這種感覺挺帥的。”

  在B站上,像葉子和見齊這樣的學習類UP主不在少數。除專業教師,如司法考試老師羅翔、中學物理老師李永樂、考研老師張雪峰等外,B站上還涌現出一批“野生教師”,如分享學習經驗的ElenaLin_青青、提供學習陪伴(又稱Study with me)的Inspirme等。

  全能教師

  在B站當老師并不簡單。盡管葉子此前已有過實戰教學經驗,但她還是感到B站教授課程的挑戰。

  據葉子觀察,在機構學日語的群體學習目標明確,而點擊她視頻的用戶卻很有可能只是隨意瀏覽。由于ACG文化起源于日本,日語相關內容也頗受歡迎,給她的視頻帶來熱度。

  為吸引觀眾,葉子將課程體系分為基礎類、考試類,與興趣類。前兩類的視頻內容以干貨為主,對日語學習者來說是剛需。而興趣類視頻則著重培養課堂氛圍,內容以聽歌、看日劇、看動漫學日語等為主。

  視頻制作也是葉子想要精進的部分。她的課程主要以直播為主,時長動輒在一個半小時以上。一個做vlog的朋友告訴她:“太長了,堅持看完很難的。”葉子正在學習如何精簡視頻,讓內容更有設計感。

  為留住“閑逛”用戶,玩編程的見齊曾想過拍一則“十分鐘內寫完一個程序”的挑戰視頻。“短時間內就能寫出一套運行的、真正解決一些問題的程序,這對不懂編程的人來說應該會有吸引力。”見齊說。

  但拍攝一則視頻背后的考量遠不止這些。“十分鐘是否太長?”“觀眾耐性撐不撐得住?”“什么類型的程序效果更出彩?”等都是見齊得仔細思考的難點。“我得先做一兩期看看觀眾反饋,如果效果不好,這個系列就得放棄了。”

  粉絲對UP主們的營業狀況更為關鍵,葉子和見齊都建立了自己的粉絲群。見齊稱,他的“同好群”里約有400余人,大多關注時事政治、數據可視化及編程語言等。作為群主,他時常會征詢大家關于直播時間、視頻主題等內容的意見。

  葉子的粉絲群則更像是答疑小組。按照日語學習階段的不同,葉子將粉絲分成不同的班級,便于答疑,同時也方便大家交流學習經驗、分享資料。

  目前,見齊和葉子都獨自運營著賬號,從設計課程、編寫教案、錄制及剪輯視頻,到后續宣傳、和粉絲互動等,都需要他們獨立完成。“以后可能會考慮找一個合伙人,讓他負責運營和管理,我專心做內容。“葉子設想。

  生財之道

  UP主老師們的精心運營并非只是做公益。積累粉絲后,變現也成為了可能。

  葉子開辦了一家淘寶店,售賣日語課程視頻。店內銷量最好的商品是已全部在B站公開的標日初級課程。“看了之前B站上的課程,受用良多,前來補票。”很多買家抱著回饋葉子的免費課程而來。此外,店內還有中高級付費視頻課程,學生在B站免費試聽前兩節,后再引流入店鋪購買全套課程。

  淘寶店是葉子的主要收入來源,她告訴界面教育,現在收入比在機構任教時有所改觀。據某招聘網站顯示,有3歲~5年工作經驗的日語老師月收入約在1萬元~2萬元。

  此外,UP主的個人界面設置了“充電”按鈕,可直接為UP主打賞。據見齊的個人經驗,會為UP主充電的人極少,他一年獲得的充電收入約為1700余元。

  用戶為原創視頻付費的習慣并未形成,但UP主的付出依然被B站平臺方肯定。對播放量可觀的UP主,B站提供創作激勵計劃,按照播放量、收藏量、點贊量為UP主提供補貼。

  在一年時間里,見齊共獲得來自B站的激勵金2萬余元。博主“Kat and Sid”曾在視頻中表示,每一萬播放量大約可得到來自B站40元的獎勵,一年約有2萬余元,同樣的視頻在今日頭條和微信公眾號上獲得的獎勵約在1.2萬元左右。

  不過,每年1萬元~2萬元的激勵獎金并不算大,對UP主而言更像是紅包。與平臺簽約才意味著更穩定的收入來源。

  隨著大量學習類UP主入駐B站,B站的學習氛圍逐漸自下而上地影響到官方決策。2017年,該平臺成立了UP主運營部門,并建立一套UP主培訓與激勵體系。在商業端層面,針對不同層級的UP主實行差異化運營,如扶持新人UP主的“新星計劃”、側重內容化扶持的“高能聯盟”等。

  見齊目前是“高能聯盟”中的一員,他與平臺方需要簽署創作協議,協議會根據不同UP主的特點來決定。進入聯盟后,B站對UP主的直播時長、內容創作等方面有一定要求,也會派發廣告贊助的任務,但相應地,UP主也能得到勞務報酬。

  野生學習社區的困擾

  在UP主得到創作激勵、各類教程視頻蓬勃生長的背后,版權問題隨之而來。

  姜杉坦言,自己在B站上看的教程是被“搬運”而來,本身是其他機構的付費課程。“但在B站上可以找得到資源。”他說道。周琳也告訴界面教育,她在搜索證券從業資格考試的相關教程時,也看到了不少“搬運”視頻。

  對此,B站官方在給界面教育的回應函中表示,他們高度重視版權問題,用戶也可通過頁面上的舉報按鈕或投訴郵箱反映,平臺也會通過多種方式引導教育UP主以合規方式來避免版權風險。

  除此之外,UP主老師們同樣面臨著用戶留存率和轉化率的棘手問題。

  根據平臺提供的“單條視頻每20%進度下的剩余用戶量”,見齊發現,大部分視頻的完整觀看率并不算高。“一個視頻能有1/4的人看到最后就不錯了。很多人收藏完就當作自己已看。”見齊說。

  單個視頻尚且如此,能堅持上完系列課程的用戶數量更少。以葉子的標日初級精講課程為例,首集視頻播放量為百萬級,而第二集播放量銳減為14.2萬,此后集數播放量為1萬~4萬不等。

  同類的在線學習課程MOOC也常年被完成率低下的問題困擾。據多知網2013年報道,賓夕法尼亞大學研究生對在線學習網站Coursea上的16門課程課程完成率進行統計,只有4%的人真正完成了課程學習。

  隨機點開、隨緣放棄的用戶也使得初級課程遠比中高級課程受歡迎。葉子表示,她的中高級課程播放量與初級課程相比,會明顯減少。“對于大多數人來說,學習太高深的東西還是會認認真真報個班吧。”見齊說。擁有長期教學經驗的葉子非常理解,語言學習往往會經歷“先易后難”的過程,很多學生在遇到學習門檻時就容易放棄。

  但對葉子而言,是否能用B站給高級課程的售賣引流倒成為其次。相比于高階課程的學生,葉子更喜歡教授從入門到中級的學生。最近,她連發了三期“聽歌學日語”的視頻,播放量在2萬至5萬之間,略高于其它內容。在評論區,初、中級學生熱烈地評論道:“聽歌真的能幫我背單詞。”

  粉絲提議也給葉子繼續做下去的動力:“希望能抓住這批剛剛比較感興趣的學生,讓他們不要半途而廢、順利過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