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外媒報道,谷歌旗下DeepMind的聯合創始人穆斯塔法·蘇萊曼“被休假”。蘇萊曼負責的醫療項目長期飽受爭議,DeepMind連年虧損盈利遙遙無期,蘇萊曼的“被休假”到底是個人意愿還是有難言之隱?

  剛剛,據多家外媒報道,谷歌旗下的AI公司DeepMind的聯合創始人穆斯塔法·蘇萊曼(Mustafa Suleyman)目前已在休假狀態,公司發言人證實了這個消息。

  “在十年的忙碌之后,現在他抽出了一些時間休假了。”該公司表示,他的休假是公司和蘇萊曼本人的共同決定,并表示公司預計他將在年底之前回歸。

  多家外媒中,彭博社最先報道了蘇萊曼休假的消息,其中談到了他所領導的一些項目引發的爭議。

  

Mustafa Suleyman

Mustafa Suleyman

 

  谷歌2014年收購了DeepMind,這時距離蘇萊曼與首席執行官德米斯·哈薩比斯(Demis Hassabis)共同創辦這家公司已經過去了4年,當時的收購價格為6.5億美元。

  醫療項目飽受爭議,蘇萊曼負責找“能賺錢”的項目

  早在谷歌收購 DeepMind 之前,蘇萊曼就一直在運營 DeepMind 的 “應用 AI” 部門,旨在尋找 AI 技術在現實世界中的實用科學研究。

  DeepMind 一直計劃使用 AI 來改善醫療保健。2016 年 2 月,它成立了一個新部門:DeepMind Health,由蘇萊曼領導。該部門后來發展到擁有100多名研究人員。

  DeepMind Health 的第一款產品是一款名為 Streams 的移動應用,它最初的目的是幫助醫生鑒定有急性腎損傷風險的患者,當患者的健康狀況惡化時程序就會向醫生發出通報。由于這項工作需要訪問有關患者的敏感信息,Suleyman 建立了一個獨立審查小組,其中包括優秀的英國醫療保健和技術人員。

  

Streams App

Streams App

 

  2017 年 7 月,英國數據隱私監管機構表示,DeepMind 在該項目中的合作伙伴倫敦皇家自由醫院非法向 DeepMind 提供了 160 萬份患者記錄,該數據共享交易 “沒有遵守數據保護法案”。此事件引發廣泛批評,蘇萊曼當時發表聲明道歉。

  但這是該公司自被谷歌收購以來唯一的重大挫折。

  2018 年 11 月 8 日,谷歌宣布創建了自己的醫療保健部門 Google Health;五天后,又公布了將 DeepMind Health 合并到其母公司的計劃,實際上基本解散了DeepMind Health團隊。

  

 

  在去年的隱私風波后,DeepMind 健康部門于2018年底被新成立的Google Health合并。蘇萊曼也逐步從新部門中淡出。

  DeepMind Health 品牌被棄置,蘇萊曼也被剔除出該部門的日常運營工作。

  盡管最近公布的2018年的財報顯示,此交易尚未完成。

  DeepMind在醫療AI方面做了很多研究,在Nature、Science以及醫療領域的學術頂刊發表過不少成果。

  比如2016年開始的用AI分析視網膜掃描的研究,AI可以比訓練有素的人類專家更準確地分析掃描圖像是否有嚴重的眼部疾病跡象,如青光眼,年齡相關性黃斑變性和糖尿病視網膜病變。受過訓練以發現圖像模式的神經網絡也被用于檢測心血管疾病,乳腺癌和腎病等疾病。

  

 

  去年, DeepMind Health與Moorfields 眼科醫院 NHS 基金會信托基金和倫敦大學學院眼科學院合作,在眼病AI方面取得了突破:他們創建的 AI 系統可以為 50 多種眼疾推薦治療方案,準確率高達 94%,可與人類專家抗衡。

  還有近期發表在 Nature 上的論文,DeepMind Health的研究人員與美國退伍軍人事務處合作,針對急性腎損傷開發了專門的預檢算法,可以至少提前 48 小時預測到疾病的惡化。DeepMind 的 AI 在 10 名病人中,準確識別出了 9 名后續需要采取透析治療的患者。

  此外,DeepMind 應用 AI 團隊還開展了一些其他項目,如 Google Cloud 的文本到語音轉換服務,以及降低 Google 數據中心的散熱成本的項目。

  據 The Information 2018 年 4 月報道稱,蘇萊曼的團隊基本上是負責尋找能讓 DeepMind 賺錢的方法。

  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在其盈利報告中沒有公布單個業務部門的資產負債表,但根據最近向英國公司法院登記處提交的文件表明,2018 年 DeepMind 的稅前虧損增加到 5.7 億美元,收入為 1.25 億美元。

  從小癡迷哲學和企業家精神,與童年伙伴一起創立DeepMind

  根據 Business Insider 的說法,蘇萊曼本人曾經是一名社會活動家,他認為 “資本主義是失敗的社會”,并且在人工智能研究方面直言不諱地談及道德。

  出生于1984年的蘇萊曼,小時候住在倫敦北部的Caledonian Road附近,他的父親是一名敘利亞出生的出租車司機,母親是一名英國護士,有兩個弟弟。

  根據Wired雜志的一篇特寫,蘇萊曼小時候廣泛閱讀,開發了對哲學的早期熱愛。他從小就對商業和企業家精神充滿熱情,11歲剛上中學時,他就和最好的朋友開始在操場上賣甜食。

  中學畢業后,蘇萊曼選擇了去牛津大學曼斯菲爾德學院攻讀哲學和神學。但蘇萊曼意識到他不想在十幾歲的時候專注于學習,他渴望走出世界并利用他的智慧產生影響。他在第二年從牛津輟學了。

  大約中學時,蘇萊曼通過他最好的朋友、哈薩比斯的弟弟認識了哈薩比斯。后來的事情順理成章,2009年,他們和另一位聯合創始人Shane Legg一起創建了DeepMind。

  

DeepMind 的三位聯合創始人:Mustafa Suleyman(左),Demis Hassabis(中)和 Shane Legg(右)

DeepMind 的三位聯合創始人:Mustafa Suleyman(左),Demis Hassabis(中)和 Shane Legg(右)

 

  哈薩比斯是一名神經系統科學家、電腦游戲設計師和知名游戲玩家,從小有著 “神童” 之名;Legg擁有人工智能領域的博士學位,專注于機器學習領域的研究;三人中只有蘇萊曼沒有科學背景,因此,他更專注于公司的業務方面,他也是三位創始人中最常露臉的一位。

  “Demis和我就如何影響世界進行過很多討論,他認為我們需要構建宏大的模擬模型,總有一天這些模型將模擬整個金融系統的所有復雜動態,并解決最棘手的社會問題。”蘇萊曼說:“但我認為,我們必須與現實世界接觸。”

  在公司成立初期,蘇萊曼多次前往硅谷,并成功說服 Peter Thiel 和 Elon Musk 這樣的億萬富翁投資 DeepMind,告訴他們他和他的聯合創始人計劃盡可能多地在歐洲吸引人才。這些聰明的年輕人正在研究地球上最先進的人工智能系統。

  在談到他與蘇萊曼的關系時,哈薩比斯說:“穆斯塔法是一位出色的聯合創始人 ,我們是在倫敦北部一起長大的家人和朋友,我們都對科學和技術進步能夠帶來積極的社會變革深信不疑。他出色地領導我們在應用和商業方面的工作,包括帶頭開展醫療保健和能源方面的工作,以及在人工智能的倫理和社會影響方面,他是一位受人尊敬的思想領袖。”

  “我們需要做一些腳踏實地的工作,作一些艱苦的工作,弄清 “道德 AI” 的真正含義。” 他在 2018 年的《連線》上的一篇專欄中寫道。他在此文中預測,關于人工智能的安全和社會影響的研究將是 “最緊迫的急需的調查領域之一。”

  

 

  作為谷歌收購 DeepMind 的一部分,他和哈薩比斯要求谷歌成立一個內部道德委員會來監督所有部門的 AI 研究工作。今年早些時候,谷歌試圖創建一個外部人工智能倫理委員會,但該委員會的成員構成遭到了谷歌內部和外部的抗議,指其成員中有人曾發表歧視同性戀者的言論,不久后迅速解散。蘇萊曼正是該委員會的外部成員之一。

  對于本人 “被休假” 的消息,蘇萊曼沒有回復媒體的評論請求,目前本人的 Twitter 上也沒有任何動靜。

  DeepMind:1年燒掉40億、人均年薪400萬的公司

  作為一家成立快10年的公司,DeepMind在AI領域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果,但在這背后,DeepMind的燒錢速度也是對手無法企及的。

  根據前幾天的曝光,DeepMind單在過去一年中就燒掉了5.72億美元(約40億人民幣),這已經是DeepMind連續第三年虧損了(2016年其虧損額為1.54億美元,2017年為3.41億美元,2018年則為5.72億美元),總資金投入已經超過10億美元。

  

 

  而且在未來12個月內,DeepMind還打算額外投入超過10億美元預算。讓人不禁感嘆:背后有個“壕爸爸”真好。

  數據顯示,DeepMind去年的員工支出增加了近一倍,達到4.83億美元。根據LinkedIn數據,DeepMind 員工數量 839 名,平均下來每名員工的成本接近58萬美元,相當于400多萬人民幣。

  DeepMind今年到期的債務高達10.4億英鎊(約89.14億人民幣),其中有8.83億英鎊的貸款來自Alphabet,母公司為了DeepMind真是操不完的心,而DeepMind已經書面保證將獲得至少一年的財務支持。

  DeepMind虧損對谷歌母公司Alphabet營收也造成了一定的影響。根據Alphabet上月底發布的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第二季度財報顯示,該公司當季營收為389.44億美元,較去年同期增長19%;凈利潤為99.47億美元,較去年同期的31.95億美元增長211%。

  包含DeepMind在內的其它業務第二季度營收為1.62億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1.45億美元;運營虧損為9.89億美元,去年同期運營虧損為7.32億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