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日的晚上,北京奧林匹克體育中心燈光璀璨,舞臺上群星云集,一看就是有大事發生。

  這場晚會不但由胡海泉主持,成龍、王力宏、鄧紫棋、張柏芝、迪克牛仔、光良、周傳雄、SNH48等各個流派的明星也都紛紛上臺演唱了歌曲。

  從《龍的傳人》到《星語星愿》,從《有多少愛可以從來》再到《大城小愛》,從《童話》最后再到《寂寞沙洲冷》《漂洋過海來看你》,華語經典老歌一首接一首,響徹了北京四環邊上的夜空。

  當晚成龍在演出時,還出現了一個小插曲,不小心被伴舞的小武僧一個連環腳踢中了肩膀,此事還一度登上了微博熱搜。

  

 

  這并不是一場中年人的“懷舊青春”明星拼盤演唱會。

  這是新郎“辛巴(辛有志)”和新娘“初瑞雪”,為自己量身定制的一場簡簡單單的私人婚禮。

  

 

  左上:新娘新郎。右上:成龍、新浪。左下:新娘、張柏芝。右下:成龍

  這場婚禮成龍的出場費據新郎本人證實是650萬,其他明星的出場費也從280萬到100萬不等,加上鳥巢體育中心的場地費用2000萬,這場簡單的婚禮總共耗資7000萬。

  7000萬花出去,但你還是不認識這二位對不對?

  不認識就對了。

  新娘“初瑞雪”曾經是全國最大的微商品牌CBB的創始人,微商們的教母。

  CBB是初瑞雪2014年創立的品牌,創立之初主要是賣面膜和馬油皂,后來商品也逐漸擴展到了各種洗化用品。

  

 

  在當時,“廠商供貨、免費代理、質優價低、品質保障、無需經驗、只需一部手機、在家全職兼職都能做”的口號日常響徹朋友圈,微商之風盛行。

  不光聲勢浩大,CBB的商業模式也很偶摩西羅伊:忽悠代理大量囤貨,再讓代理努力發展下線賺取進貨差價。

  但好景不長,一年后CBB就被央視報道為傳銷組織,各種幕后的信息也開始浮出水面。

  比如CBB的面膜一直都是由廣州一家代工廠貼牌生產的,根本沒有相應生產的資質。

  僅僅是幾毛錢成本的面膜,經過層層加價,等發貨到微商手里就已經變成了幾百塊。

  為了把生意做大做強,這位教母還做足了戲。

  小到朋友圈炫富曬單曬收入,組織微商大會,大到給代理商發豪車,和奧巴馬合影,所有我們在朋友圈見識過的微商行為,這位教母幾乎都是第一創始人。

  

 

  鑒于當時不少人上當受騙,如今在網上隨便搜索“初瑞雪”三個字,最匹配的關聯詞都是“還我血汗錢”。

  

 

  被央視曝光后,朋友圈當然是不能再搞了,于是初瑞雪把割韭菜的鐮刀揮舞到了快手上。

  從注冊賬號開始,初瑞雪就給快手的頭部主播瘋狂打賞,最多的時候,一場直播可以給別人打賞200萬人民幣,成功塑造了農村走出來的女企業家的形象。

  原來都以為洗白上岸了,但在初瑞雪自己開直播后,她又把朋友圈傳銷那一套搬了過來。

  策略和過去也一樣,吹噓自己的產品怎么好,怎么能賺錢,然后吸引粉絲代理產品、賣產品。

  輕輒幾千上萬,重則幾十萬上百萬的代理費,讓上鉤的人傾家蕩產,因為產品沒人能賣出去。

  曾經有一段時間,從初瑞雪這里進貨,但卻賣不出去的快手用戶們,集體改了ID名字,要求初瑞雪退貨。

  

 

  而快手官方也很快注意到了這一現象,曾特意給快手頭部網紅發了私信,要求禁止在直播間給“鹿”和“大齡兒童”漲關注。

  這兩個賬號,正是教母初瑞雪旗下兩個品牌的頂級代理商。

  

 

  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新郎辛巴也有著屬于自己的光榮黑歷史。

  打開他的快手主頁,可以看到含有“農民CEO”的自我介紹,定位似乎主要是忽悠農民群體。

  

 

  辛有志是不是農民不知道,但人家確實是CEO,新聞可以證實這一點。

  

 

  他曾經在日本開中餐館,確實是一個老板。

  但私底下做的生意是倒賣紙尿褲到中國,這事兒被日本警方定義為助長非法勞動,人還被逮捕過。

  辛有志除了擅長倒賣國外商品,還擅長給粉絲洗著腦。

  據河南電視臺報道,今年四月,辛有志的淘寶店鋪因為泄露用戶信息,導致不少買家被騙走數萬元錢。

  

 

  而報道里,受害者之一高女士是辛有志的忠實粉絲,被忽悠瘸了那種,店鋪上新必買,屬實鐵憨憨。

  在被騙五萬元后,高女士得到了辛有志親自錄制的道歉視頻,看完之后非常感動,感嘆“哪家的老板會有你這種行為!”

  我也想問,上哪里去找這么好的粉絲呢?

  辛有志和他媳婦初瑞雪掙錢的套路是不同的。

  辛有志擅長的是廠家直銷套路,但商品還是自己CBB集團的那些馬油皂和面膜。

  但不管他賣的是什么,粉絲就只管買。

  在他的直播中,就曾出現過一款洗發水產品3分鐘內下了5萬單的情況。

  今年4月,他更是在一場6小時的直播里,賣掉了近100萬單產品,銷售額近7000萬。

  為了賣貨,辛有志還曾包了一輛飛去泰國的專機,飛機外貼著自己的大名,專程去泰國的乳膠枕工廠直播賣貨。

  

左二為辛有志

左二為辛有志

 

  現在新郎辛巴818(辛有志)在快手有2528萬粉絲,新娘初瑞雪則也有1900多萬粉絲。

  一位微商教母,一位代購男神,喜結良緣,珠聯璧合,強強聯手,打造出了屬于自己的商業帝國時代。

  這一切都發生在快手內,外人對這一切一無所知。

  洗白上岸永遠都是微商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步。

  找點人給自己站臺,則是最有效的手段。

  成龍做大哥這么多年,除了帶兄弟攻沙,也逃不了被微商套路的命運。

  因為初瑞雪和辛有志舉辦的這場演出,本質上既不是一場演唱會,也不是一場婚禮。

  而是一場大型用明星攢人氣的直播賣貨活動。

  就在在婚禮演出接近尾聲的時候,趁著人氣還沒有下降,新郎辛巴毫無征兆地在現場進行了直播賣貨。

  短短一個半小時,直播下單的銷售額就超過了1.3億人民幣。

  也就是說,這場演唱會刨去演出本身的花銷,不算貨物成本,這兩口子賺了近6000萬。

  其中銷量最高的是一款單價69元的口紅,銷售量達到了50萬單,總銷售額3500萬。

  

 

  辛有志的快手店鋪,998元一只的口紅,截圖顯示賣了240多萬單

  不需要代理,不需要拿貨,買給自己買給家人,這是廠長直銷。

  “微商”搖身一變,成為了“電商”。

  這也并不是快手上第一個請明星出場,來給自己賺錢的“電商”老板。

  就在上個月,已經被快手封號的“鐵汁二驢”也給自己的老婆辦了堂會,二驢的堂會請了華少做主持人,陳慧琳、關心妍、李宇春以及林志穎做嘉賓駐場。

  目的自然也是直奔賣貨去的。

  

 

  在堂會當晚,驢嫂漲粉100萬,銷售額超過了3000萬,產品同樣是自己生產的化妝品。

  

 

  賣化妝品的都轉去搞電商廠家直銷了,搞傳銷的也得與時俱進用互聯網思維壯大隊伍組織。

  快手的“吳召國”就是一個,他總能弄到和名人合影的機會,這一點真的是非常企業家風范。

  

 

  打開快手搜索吳召國,可以看到他和他的合伙人們。

  

 

  快手推薦頁的推薦算法是這樣的,只要你點進某一作品,它就會推送其他類似作品。

  于是就有很多他的合伙人(下線),專門利用吳召國作為封面標題,只要你打開一次吳召國的視頻,就會被大批量的推送更多合伙人賬號的作品。

  

 

  這些下線大多都是播著他的演講錄像。

  總結就是兩點:1.他自己有多牛逼 2.你無論學歷多低,只要努力就會成功。

  簡單粗暴。

  

 

  吳老板的企業,經營模式也很簡單,就是不斷在快手上招人,招來的都是合伙人。

  創業索要具備的能力也很簡單,只要會玩手機就行。

  被騙上鉤的用戶只需要交一份創業基金,什么都不用做,交錢就完事兒了。

  在所有的宣傳小視頻里,吳召國也從來沒有介紹過產品。

  打開所有合伙人的主頁統統都在介紹老板早中晚參加晚會、各種慰問群眾、打著雞血喊口號,比川普還要忙。

  而那些上了當的快手用戶,加入后也不需要賣貨,只要跟著發吳老板全國各地視察的視頻、雞血成功學洗腦視頻即可。

  視頻發完后,就可以自己開直播,招人加入發展下線。

  除此之外,今年6月,吳召國還上線了“未來市集”App。

  而對于這款App,產品介紹是這樣寫的:

  “這是一款社交應用類圈層電商移動端App,宣稱“自購省錢,分享賺錢”,適宜碎片化時代的應用場景,通過社交分享,鏈接資源實現分享。”

  對不起,我一個互聯網五年從業者,愣是讀了好幾遍但還是沒搞懂是要做什么,每個字都認識,連起來就懵逼。

  不懂沒關系,很快吳老板就宣布,“廣州未來集市科技”已獲得賽富亞洲、華創資本、360金融的三輪融資。

  這個App的模式賺錢的模式為分銷模式,簡單點說就是一個傳銷電商App。

  而如果你要進這個App做店主,想成為未來集市店主,分享社交電商紅利,還需要購買價值399元的商品。

  如果店主想賺錢就需要繼續拉人進場入駐當店主。

  很多用戶發現交錢后不但沒有人發貨,也沒有人退款,人工客服也永遠沒有人在線。

  

 

  微信官方還是給力,上線僅不到10天,未來集市公眾號就因“涉嫌違規分銷”,在7月初被微信官方封號。

  

 

  號稱三輪融資的投資方賽富亞洲、華創資本、360金融也并未在廣州未來集市科技及吳召國旗下思埠集團的工商注冊中有任何體現。

  用快手做自己的形象人設展示,用自己的App做自己的韭菜基地。

  這招實在是高。

  搞成功學加盟的用戶除了吳召國,還有其他很多人。

  搜索勵志、成功關鍵詞,隨便點開一些頭部賬號主頁,都是“農民出生”、“勵志演說”、“未來趨勢”、“送豪車”、“開分公司”、“生意經”。

  

 

  

 

  即使是富可敵國的沙特王子,也不敢一口承諾送5輛勞斯萊斯和10輛瑪莎拉蒂以及100量奔馳寶馬。

  但是我們的波哥勵志老師就可以。

  等你真的加了這些騙子的微信,就等著交學費,幫人做下線吧。

  互聯網時代下的傳銷,騙子玩的花樣翻新,包裝的人模狗樣。

  掙了那么多錢了,還各個排著隊要帶你致富,都是大善人啊,我都不知道我祖上積了多少德。

  從微商教母到傳銷之父,神棍和騙子在快手瘋狂建造自己的“商業帝國”。

  8月20日,快手官方緊急出臺政策,禁止快手電商在網紅直播間掛榜銷售商品。

  如果主播直播間出現有電商主播打賞到榜首,且存在賣貨的行為,主播很可能將被直接封號。

  

 

  像教母初瑞雪這樣,動不動給人刷200萬人民幣,壯大自己微商事業的機會也一去不復返了。

  不過就算是微商搖身一變,成為了廠家直銷的電商,依然無法真正解決從微商時代就遺留到現在的問題:產品是否是三無產品?產品的衛生安全是否有保障?有沒有樣品的質檢報告?

  這些問題的答案恐怕只有網紅和買了他們貨的粉絲們才心里清楚。

  不過就算是購買了產品,這些粉絲可能也不想站出來承認自己買到了三無產品。

  畢竟智商夠數的人,根本就不會去買。

  就在昨天,剛剛邀請成龍參加完自己婚禮的教母初瑞雪在自己的快手動態里說,自己想退出網絡了,退之前想把自己的事跡拍成電視劇。

  

 

  微商辦個婚禮都能請成龍,演電視劇那肯定也得是最火的明星出演吧。

  流量圈的小生們,一搏、一龍、還有和會唱、跳、rap和籃球的阿坤,應該都有可能接洽這個劇本。

  讓我們拭目以待88集大型電視連續劇《微商大業》登上各大衛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