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媒體報道,香港影星張家輝最近在商標45類全類申請了”渣渣輝”商標。我搜了下商標局數據庫,發現《貪玩藍月》游戲運營商江西貪玩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西貪玩”)也在申請這個商標,時間還更早。

  有了在先申請意味著張家輝的”渣渣輝”商標申請都會被商標局駁回,我發現了個大新聞:張家輝在和江西貪玩在搶”渣渣輝”——這個很有價值的網紅品牌。今天我們就聊一下雙方會如何進行法律博弈來奪取商標。

  一、”渣渣輝”商標目前的狀態

  商標局數據庫檢索結果顯示,張家輝的商標代理是2019年5月30日提交的”渣渣輝”商標申請[i],但江西貪玩早在2018年4月就開始持續不斷申請”渣渣輝”[ii],他們同時還申請了一批和”渣渣輝”近似的”渣渣灰”商標,前后總共提交了九十多件申請,而且部分類別已經獲得了注冊。

  

 

  

 

  我國《商標法》規定了在先申請原則,對于”渣渣輝”的名字如果江西貪玩先申請了,那張家輝的申請就會被駁回。但張家輝的律師在申請前肯定檢索過,知道江西貪玩有在先申請,此時,他們還提起”渣渣輝”商標申請也應該是有備而來,根據筆者的經驗,他們后續對這個商標會有一系列法律行動。

  還有一個有意思的事情,江西貪玩在第9類和第41類,也就是游戲相關類別申請的”渣渣輝”和”渣渣灰”商標都被駁回,駁回復審也已經失敗,目前可能在行政訴訟中。

  原因是:有個“渣渣”的在先商標已經注冊,”渣渣輝”和”渣渣灰”可能會被認為和這個商標近似。但即便沒有游戲類別,在其他衍生品類別,比如服裝鞋帽、食品還有互聯網其他服務類別上,這個品牌還是有很大價值的。

  

 

  

 

  二、”渣渣輝”的由來和雙方主張的權利依據

  爭奪”渣渣輝”商標得有依據,雙方各自的依據到底是啥?我們還得從”渣渣輝”的產生說起。根據百度百科,“渣渣輝”是網絡流行詞,該詞指香港演員張家輝,因為其普通話不標準,在廣告中作自我介紹的時候,把“張家輝”讀成”渣渣輝”,造成諧音梗,成為笑點被網友們調侃。而這個廣告就是江西貪玩運營的《貪玩藍月》游戲的廣告。

  上面這段介紹實際包含了雙方主張”渣渣輝”商標權利的依據。張家輝是基于姓名和依附于姓名的昵稱,而江西貪玩則是基于《貪玩藍月》游戲,”渣渣輝”最早是從這個游戲廣告中孵化的。我個人的觀點:雙方都有對”渣渣輝”主張商標申請權的理由,雖然張家輝拿到商標的依據更充分,但江西貪玩也不是全無機會。

  三、張家輝方的權利主張有哪些?

  張家輝的律師應該會主張”渣渣輝”這個品牌來自于張家輝的姓名,同時普通話發音不準導致的”渣渣輝”名稱證明其具有一定的張家輝人身屬性,所以,江西貪玩公司的在先申請是搶注,同時申請名人姓名作為商標具有不良影響,他們應該會向國家知識產權局商標評審委員會對已經注冊的”渣渣輝”和”渣渣灰”商標提起無效申請。

  提起無效申請的法律依據有兩個:

  第一、這些商標有不良影響張家輝是當代著名演員,”渣渣輝”和”渣渣灰”是其姓名諧音,故此商標未經張家輝本人許可注冊,容易使相關公眾以為標有”渣渣輝”和”渣渣灰”的產品和服務與張家輝具有某種關聯而導致誤購,產生不良影響。之前國家商標局對于搶注金庸、古龍名字的商標申請基本都以此理由駁回。這個理由可以用于對江西貪玩獲得注冊的所有類別的”渣渣輝”和”渣渣灰”商標提起無效。

  第二、這些商標侵犯了張家輝姓名權的商品化權。目前”渣渣輝”和”渣渣灰”已經成為張家輝的昵稱,這種昵稱是張家輝廣告中普通話發音不標準造成的,屬于能夠與張家輝建立起對應關系的主體識別符號,已經使相關公眾把這個昵稱和張家輝聯系起來了,且張家輝本人也不反對,可以視為張家輝在使用這些商標。

  而江西貪玩的”渣渣輝”和”渣渣灰”商標損害了張家輝的現有的在先權利。因為這些商標是張家輝的昵稱,如果被注冊成商標,會使相關公眾容易認為標有”渣渣輝”和”渣渣灰”商標的產品和服務與該張家輝存在許可等特定聯系的,從而造成混淆。

  這個理由需要在先權利和相關的產品服務有關聯,所以不能用于所有類別的無效申請,但可以用于對江西貪玩獲得注冊的互聯網和游戲有關的類別的”渣渣輝”和”渣渣灰”商標提起無效。

  四、江西貪玩的權利主張有哪些?

  江西貪玩要保住現有的獲得注冊的商標,就應當把”渣渣輝”和”渣渣灰”的名字和張家輝切割,證明這個名字是由游戲衍生的,是《貪玩藍月》游戲的一部分,所以《貪玩藍月》游戲運營商的江西貪玩應當享有這一名稱的商品化權。

  首先,江西貪玩可以舉證張家輝本人很反感”渣渣輝”這個名字,因為張家輝在接受陳魯豫采訪時說過,我看見(”渣渣輝”)就煩了,所以現在我都終止跟這個廣告合作了。這個證據如果能被采納是很有力的,證明了張家輝不接受”渣渣輝”這個昵稱。根據《商標法》,要主張某個名字侵犯作為昵稱的姓名權,前提是自己對這個昵稱接受并且有主動或者被動的使用,如果不能接受的,則不能認定為使用過這個名字,就不侵犯姓名權了。

  

 

  其次,江西貪玩應當提供證據證明”渣渣輝”這個品牌已經和《貪玩藍月》游戲聯系在了一起,如果他們能證明自己在游戲運營中有使用這個名稱并且玩家已經把”渣渣輝”和《貪玩藍月》游戲本身而不是游戲代言人聯系在了一起,那對品牌爭奪的法律戰將非常有幫助。不過就筆者的了解,這種舉證還是有難度的,至少比張家輝把”渣渣輝”和姓名權聯系的舉證難度大。

  最后,在本次”渣渣輝”商標博弈中,江西貪玩出手早,已經申請和注冊了大量商標,張家輝方面則是法律依據占優,有機會通過自己申請商標和無效江西貪玩商標相結合的方式爭取拿回”渣渣輝”商標。雙方各有優勢,一場品牌法律大戰應該不可避免。